爸爸一眼瞥見遠流出版社寄來的史蒂芬金《一袋白骨》試讀本,立刻質問:「你怎麼看這麼恐怖的書?一整袋的白骨耶!你這樣會不會變得心理變態啊?」

仔細想想,對非醫學/生物/人類學相關專業,或者推理/驚悚/恐怖小說愛好者而言,只要書名裡面帶有屍體、死人、骨頭之類的字眼,就已經構成「心理變態」的條件了。隨便舉例就有一大堆更加驚悚的書名:《屍體會說話》、《聽!骨頭在說話》、《雕刻人骨》、《人骨拼圖》、《骷髏拼盤》、《玩骨頭的女人》、《人體農場》、《眼球特別料理》、《無止境的殺人》……希望爸爸永遠都不要知道我還讀過哪些「書名變態」的書,不然他大概會崩潰吧。

明明都是骨頭,但看書名含有「骨」的小說就是變態,讀解剖學與骨科學就是認真用功。仔細想想,豈不是挺妙的嗎XD。

書名這個主題其實還挺適合讓一群愛書人討論得永無止境的。向對我個人來說,有時候閱讀也需要一些私密性。像是我固然不介意在眾人面前讀含有異常心理內容的小說,但要是叫我拿一本其實是黑色幽默的《持續勃起》攤在大家面前讀,似乎頗為尷尬。

有點異想天開的想在這邊和大家討論各式各樣的書名。充滿詩意的書名可能是充滿血腥暴力的書,驚悚的書名可能和純文學的內容互相搭配……期待有興趣的朋友能分享自己關於書名的種種想法。

[ps] 《謀殺我姑媽》非常不適合在姑媽來訪時大剌剌的擺在書架上最顯眼的位置。

★ ★ ★

        我實在不了解,為什麼有些人總是喜歡在詭異的場合與詭異的時間點進行剪指甲這種私密的個人衛生行為。
        上課時,突然聽到某同學開始剪指甲。「喀!喀!喀!」,響亮的指甲剪斷聲傳來。難道,他/她都沒有察覺自己正在製造噪音嗎?他/她沒意識到自己正在干擾別人上課嗎?這要坐在旁邊的同學情何以堪……

上課時,突然聽到某同學開始剪指甲。「喀!喀!喀!」,響亮的指甲剪斷聲傳來。難道,他

捷運車廂內,一位滿臉油光的中年男子毫無預兆的掏出指甲剪,瞇起眼睛,開始撿起指甲。「喀!喀!喀!」,令人幾乎要精神崩潰的指甲斷裂聲竟然能掩蓋過車廂內吵雜的交談聲,刺痛著我的鼓膜。雖然沒有仔細去看,但剪斷的指甲屑飛噴出去,在車廂內到處留下他的DNA證據的畫面清晰的在我腦海中成像。會不會指甲屑噴進了某人的頭髮裡、手提包中呢?會不會讓光滑的車廂地面留下噁心的誇痕呢?怎麼可以公然做出這麼猥褻的舉動呢?

        路旁,造型時髦的年輕男人率性的半倚在機車旁,同時細心的剪著指甲。「喀!喀!喀!」,指甲屑在騎樓滿天飛舞。小心,別被射進眼睛裡了,也要保護好手中拿著的鹽酥雞……

        餐廳裡、游泳池旁、加油站、樹蔭下、停車場、電梯、樓梯間、百貨公司……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會有人當眾毫不害臊的在眾人面前剪指甲。

        塗著鮮豔俗氣指甲油的大紅色指甲屑,卡滿汙垢的黏膩指甲屑,剛清過鼻孔還留有殘渣的指甲屑,剛捏死毛毛蟲並飽含其汁液的指甲屑,怪叔叔的淫穢指甲屑,脾氣暴躁的歐巴桑的神經質指甲屑,不吃臭豆腐妖怪的丟臉指甲屑……

        一切在公共場合出現的指甲屑,我都無法忍受。
創作者介紹

藍色雷斯里的陰暗地下室

bluelesl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gloria0512
  • 我父母對我看書名變態的小說無意見,但是有色情意味的書名我媽都會很有意見~(我絕對不會讓他們發現持續勃起這種書名的)
  • 圈圈
  • 高中時忘記早上要檢查的人都會在操場剪指甲欸…大家輪著用指甲刀。

    我則是覺得我爸很奇怪,他認為剪指甲不能讓人看到。
  • 浩剛
  • 晚上不能剪指甲。

    晚上不能吹笛子。

    在家裏不要撐傘。

    這些應該都是民間習俗,鬼魂可以待在傘下進出很多地方,吹笛子也是幫鬼魂指路的樣子。至於剪指甲,我聽過一種說法,是說會被剪去作法XD



    不過,都已經高中怎麼還會檢查指甲啊?這好像是我國小中、低年級才會發生的事情。
  • 小官
  • 天啊,你對指甲屑噴灑和各種指甲的形容真的很傳神又精闢耶!太精采了!
  • 浩剛
  • 我在「中國民間信仰」這堂課看了一部影片,叫做《林投姐》,似乎是1988年重拍的,全班看得哄堂大笑,但其實是部滿悲傷的影片。

    裡面他們要帶林投姊進到門口有掛八卦鏡的賭場,但她卻被檔在門外,後來經由一位會蹲在甕上嘴咬紅線作法的阿婆指點後,他們撐著傘,讓林投姊依附在下方,另一人邊走邊吹笛子,就這樣順利進到賭場。

    最後關公顯靈時越變越大,原本大家以為他要穿牆來殺壞人,結果竟然還要彎腰,腳還要跨過門檻XD

    (更正片名錯字)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