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39003_1411869875532074_917484394339293317_o  

        2017年的台南藝術節,由跨界美聲天后莎拉布萊曼(Sarah Brightman)於三月11日的演唱會作為開幕鉅獻。曾多次訪台的她,這回是頭一遭南下開唱。

        作為近二十年的歌迷,自然對這次的演出感到非常期待。但不免也疑惑:就在半年前,莎拉才了舉辦Gala: An Evening with Sarah Brightman」巡演的台北場,這次莎拉官方宣傳台南場時也寫著「Gala」,難道是重新搬演一次?但臺灣主辦單位卻強調會和台北的演出不同,還會有「多首隱藏版曲目」帶給觀眾驚喜。總之,雖然滿腹疑惑,但還是前往現場看到底會有什麼驚喜囉。

事實證明,所謂的「多首隱藏版曲目」純粹是售票單位的宣傳伎倆。莎拉獨唱的曲目完全和台北場相同,合唱曲目比台北場「少了」一首我非常愛的「There for Me」,不同處僅有「男高音獨唱曲一首」(台北場的嘉賓馬利歐[Mario Frangoulis]因忙於他自己的巡演,改為另一位莎拉長期合作Erkan Aki唱「Here’s to the Heroes)、安可曲「莎拉沒有指揮樂團演奏」改唱「Ave Maria」。說實在的對於這樣的宣傳伎倆非常失望!

17240426_1420120618040333_2165173750343527091_o  

先說本次藝術節活動的特色:節目單品質不錯,全程有大螢幕還加上中文歌詞。而且很幸運的在會場看到了手打造莎拉招牌的古典跨界風格的製作人法蘭克彼德森(Frank Peterson)親自在現場坐鎮!莎拉在《星夢傳奇》(Dreamchaser)專輯中斷與他的長年合作後,這次籌備中的新專輯終於又再續與他的合作了,想必精彩可期!

但還是不得不提影響觀賞的缺點:座位標示不清,天色昏暗下工作人員也沒有準備手電筒協助找位,造成上半場都過了一半還是很多人找不到座位而影響其他觀眾。大概也是因為太多人還沒就位,開演時間拖延了近三十分鐘,造成我們要趕搭末班車的觀眾無法欣賞完全程只能提早離開,且有造成部分觀眾錯過會場接駁車。開演後工作人員仍持續不斷的在場內走來跑去,遮擋視線與有雜音干擾。

另外就是戶外場的無奈了,演出當晚風非常大,莎拉的歌聲都被扭曲了,更別提那早已糊成一團的樂團伴奏,以及布幕和麥克風被風吹得噗噗作響的聲音。真是可惜了莎拉的天籟。

雖然能看到莎拉的現場依然非常高興,但以上種種的遺憾,多少仍影響了心情,不是那麼的盡興。而且莎拉吹了不少寒風(台灣的濕冷風和歐美的不同啊),曾經在受訪時直言不喜歡戶外場的她,也因此在奮力飆完《歌劇魅影》的高音後忍不住用力咳嗽,實在很擔心她的嗓子啊!

總之,這次的演出和台北場的差異甚微,這次的心得也就簡單分享囉。

 

點此至博客來購買莎拉布萊曼歷年作品

 

Sunset Boulevard Overture 音樂劇《日落大道》序曲

如同台北場,開場序曲出自安德魯洛伊韋伯的著名音樂劇《日落大道》。《日落大道》目前正於百老匯重新上演中,且請回當年的原始女主角Glenn Close,大獲好評!

韋伯目前共有四齣音樂劇同時於百老匯上演中:《貓》、《歌劇魅影》、《日落大道》及《搖滾教室》,匹敵1953年時Rodgers & Hammerstein的傲人紀錄。

 

 

Nella Fantasia 幻夢之中

        風實在是太大了,會場的音效不盡理想,聲音扭曲變形。

        中文字幕有好有壞。好處是協助觀眾理解義大利文歌詞的意境,但難免注意力會被字幕吸引而未能完全聚焦於莎拉的表演。

 

 

Anytime, Anywhere 隨時隨處

莎拉感覺略有疲態,開口前竟然先嘆了一小口氣!

在介紹本次的嘉賓及指揮陣容後,隨即簡述接著要演唱的此曲乃是改編自阿爾畢諾尼的G小調慢板。

 

 

Dust in the Wind 風中之塵

感覺音控有稍微做了調整,莎拉的聲音有回來一點。

 

 

Carpe Diem (duet with Erkan Aki) 合唱:珍愛時光

之前就說過這首歌一直是整張《A Winter Symphony》專輯中我個人最愛的一首。專輯中與莎拉合唱的馬利歐這次正忙碌於自己的巡演,本此改為Erkan Aki合唱。

Erkan Aki一登台我就聽到旁邊觀眾大呼好帥哈哈。他的音色很漂亮沒話說,但英文咬字感覺起來我還是比較喜歡馬利歐的版本。

 

 

It’s a Beautiful Day 美麗的一天

本曲融合普契尼歌劇《蝴蝶夫人》詠嘆調與原創旋律,可謂莎拉的代表性曲目之一。

 

 

La Luna 月光女神

可惜唱到這首時,原本會場可見的明月已經被雲層遮住了。

 

 

Rachmaninov Piano Concerto No. 2 - 3rd Movement (by Di Wu) 演奏:拉赫曼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第三樂章

客座鋼琴家吳迪(Di Wu)獨奏。

 

 

A Whiter Shade of Pale 蒼白的淺影

Procol Harum的原曲晦澀難解的歌詞本來就引起非常多的討論,這次有打出中譯字幕大概就更讓人霧煞煞了吧。

 

 

Scarborough Fair 史卡博羅市集

先前已經專文介紹過這首世界名曲,就不再贅述囉。

 

  

Here’s to the Heroes (by Erkan Aki) Erkan Aki獨唱:向英雄致敬

翻唱澳洲跨界男團「The Ten Tenors」的名曲。

 

 

Canto della Terra (duet with Erkan Aki) 合唱:大地之歌

之前才說過這首歌很妙的是高音不在末尾,所以不管什麼場合演唱,大家都是在中後段的高音唱完後中途鼓掌。但這次大概是被風干擾了音效削弱了震撼力,還是頭一遭沒看到大家在中途鼓掌……

 

 

Nessun Dorma 誰都不許睡 (公主徹夜未眠)

正統聲樂果然還是最有穿透力,在受限的環境下,這首詠嘆調還是發揮了該有的震撼力。掌聲總算熱烈了起來!

 

 

[中場休息]

 

Spellbound Concerto (by Di Wu) 演奏:魔咒協奏曲

作曲家Miklos Rozsa的電影配樂作品。 

 

 

Figlio Perduto 失去的孩子

歌詞取自舒伯特藝術歌曲「魔王」的靈感,旋律則是改編自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的第二樂章。

 

 

Stranger in Paradise 天堂裡的陌生人

原曲出自鮑羅定歌劇《伊果王子》之「韃靼舞曲」,但莎拉唱的這個版本嚴格來說是音樂劇《天命》(Kismet)的填詞演唱版。


 

Pie Jesu (duet with Narcis) 合唱:仁慈的耶穌

音樂劇天王安德魯洛伊韋伯的古典作品《安魂曲》當年由莎拉及多明哥主唱,這首「Pie Jesu」讓莎拉入圍葛萊美獎最佳古典新進女藝人,也罕見地以古典音樂之姿登上暢銷單曲排行榜。

上次就非常驚艷於假聲男高音Narcis的和聲,這次也果然沒令我失望。莎拉的半聲樂唱腔也拿捏得很剛好,非常喜歡他們的合作默契! (影片為墨西哥場片段)

 

 

Caruso (by Narcis) Narcis獨唱:卡羅素

      上次才誇讚這首的絕妙編曲,這次在現場看到法蘭克應該可以印證這是他匠心獨具的製作的猜測。很期待法蘭克將他打造為下一位巨星!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duet with Erkan Aki) 合唱:歌劇魅影

懸疑的前奏才剛下,字幕打上曲名時現場觀眾就轟動了。一直要到這首,我才感覺到全場的氣氛真正的熱起來!

最後的高音E莎拉果然沒令觀眾失望,但唱後致謝時卻先嗆咳了兩聲實在讓人擔心 (當時現場除了風大,還已有些微霧氣),她連忙笑著致歉。

 

 

Time to Say Goodbye 告別的時刻

雖然距離趕車時間已經非常緊迫,但還是要先聽完這首招牌必唱曲啊!最後的高音不僅輕鬆一次到位,也唱足了belting

 

 

[安可曲]

Running 奔馳

這首實在是太應景了,因為就在歡呼聲中莎拉重新登台開唱時,我們一群要趕去搭車的人們就真的正在外頭狂奔啊!還好邊聽還能邊聽到她唱這首到一半!沒聽完就只能離去實在是讓人捶心肝啊!

 

 

Ave Maria 聖母頌

感謝朋友回報,在「Running」之後莎拉還唱了這首舒伯特名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leslie 的頭像
blueleslie

藍色雷斯里的陰暗地下室

bluelesl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