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所附之照片除特別註明者外,其餘皆取自網路

  第一幕結束。中場休息時,舞群手拿著紅色氣球坐在延伸舞台上,旁邊放著一具紅色留聲機以及一雙紅色閃亮高跟鞋(我想,這應該是取自《綠野仙蹤 The Wizard of Oz》電影版的意象吧)。不少歌迷紛紛湧向台前拍照(刊頭這張效果不太好的照片是我照的)。

  工作人員拿著強力吹風機清除先前落下的紅色玫瑰花紙片(話說在去後台參觀時,這位大哥就很搞笑的模仿《慾望城市 Sex & City》中的園丁拿著強力吹風機往自己的頭髮猛吹)。舞台投影幕上也卡了不少紅色玫瑰花紙片,工作人員用強力吹風機企圖將之清除,不過最後還是得動用長竿子來把剩下的紙片黏走。

  終於,燈光暗下,演唱會的第二幕開始了。

 

 

You Take My Breathe Away
  初次得知
莎拉布萊曼的演唱會曲目中有這首時,我可是大大的吃了一驚。畢竟,這首出自《飛 Fly》專輯中的歌曲知名度並不高,不過它一直是我私心很喜歡的曲子。

  莎拉的綠色長袍閃耀著光澤,在著紅衣拿紅氣球的舞群中顯得十分突出。她挑起留聲機的唱針開始播放唱片,本曲的印度風吟唱前奏悠悠傳出(剛好搭上最近由電影《貧民百萬富翁 Slumdog Millionaire》引發的印度熱潮)。

  投影幕顯現出紅花逐漸開綻的畫面,莎拉在舞群的簇擁中躺下,帶出意境截然不同於前奏的主旋律。

  中段的印度風間奏,莎拉小秀了一下動感又曼妙的中東舞蹈,莎拉招牌的雙手「蒟蒻舞」帶出逐漸拔高的情緒。

  在此曲的結尾,莎拉的肢體動作停在最高點,同一時間舞群也將手上的紅氣球釋放飛往空中,瑰麗迷離。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duet with Alessandro Safina)
  這首莎拉的成名曲堪稱是整場演唱會中數一數二的高潮,也是我最期待的曲目之一(畢竟這是讓我迷上莎拉的「邂逅曲」,而且莎拉已經有十年沒有唱過這首歌了)。雖然投影幕浮現的管風琴畫面頗醜,而且莎拉竟然直接在綠色光澤長袍外加上紅色光澤斗篷(紅配綠的視覺效果令人不敢恭維,而且要詮釋克莉絲汀就應該選用經典的白紗造型啊!)......

  4/4現場的音效實在是太震撼了!從前奏的管風琴響起,就有不少歌迷隨著節奏點頭。沙費納的歌聲雖然溫和如紳士,但是氣勢足以和莎拉的高音抗衡。而且中間他那喊「Sing for me!」時簡直令我起了雞皮疙瘩。最令歌迷期待的結尾高音莎拉並沒有讓歌迷失望,一路竄高讓人有直衝天際之感,而且莎拉刻意比《歌劇魅影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音樂劇原聲帶多唱了幾小節,最終的高音灌滿我整個大腦,感覺好像要把屋頂給掀起來了!這次的演出,把《真愛傳奇 維也納現場》DVD的版本也比下去了。

  相較之下,4/5的演出就有著不少的小缺憾。沙費納開嗓時就破音了,而且最精采的末段高音音效感覺怪怪的,回聲過大還有些許雜音干擾......不過,全曲結束後歌迷還是過了幾秒才從震撼從回過神來,在雙耳聽力尚未回復前鼓掌到手都紅了,讚嘆聲不絕於耳。

Sarai Qui (duet with Alessandro Safina)
  改編自電影《珍珠港》主題曲,除了沙費納兩天都有小拖拍,而且末段的伴奏聲似乎蓋過人聲之外,兩人的合唱沒有其他的瑕疵可以挑剔。

  話說回來,有人看得懂那時的投影幕畫面是什麼東西嗎?我研究了老半天最後還是放棄猜想了。 

I've Been This Way Before
  接連兩首激情的曲目後,莎拉重返溫柔抒情的嗓音。很喜歡莎拉在這首歌的發聲方式,咬字非常清晰,音高轉換乾淨的似乎可以看見音符的顆粒。而且現場的演出並沒有像專輯版中有那麼多的氣音。

  歌迷公關Siew-May對我們透露目前並沒有發行現場實況錄音的計畫,這不是太可惜了嗎!

童話表演 + Red Riding Hood Rap
  投影幕背景又是一幅詭異的超現實畫面。扮成愛麗絲的舞者在詭譎的音樂聲中亮相,白兔從延伸舞台的秘道中冒出一顆頭來,接下來撲克牌士兵、瘋帽匠都出場了。這段《
愛麗絲夢遊仙境》秀對身為愛麗絲控的我而言原本應該是個驚喜的橋段,結果沒想到後面開始走混亂風啊:P。

  先是小紅帽莫名其妙的亂入,然後愛麗絲和瘋帽匠竟然拿出紅鶴要打白兔的頭((原本應該是愛麗絲和紅心皇后用紅鶴打刺蝟的啊! ←忠實書迷的吶喊)。

  投影幕浮現出暗夜中的森林,扮成小紅帽造型的莎拉在舞台上騎起腳踏車,配合森林移動的動畫,營造出莎拉騎車在森林裡前進的視覺效果。

  而莎拉也演唱從未發行的曲目「小紅帽Rap」。別懷疑,莎拉真的是唱rap喔!跨界天后這次也將觸角伸到饒舌音樂了呢!副歌的旋律改編自柴可夫斯基《胡桃鉗》中的「糖梅仙子之舞」,這大概是唯一可以看出莎拉古典根基的線索吧。

  4/4和4/5的演出其實還差滿多的。當騎著腳踏車尾隨莎拉的狼群出現時,莎拉在4/4場會配合狼群向前撲向她的動作作出非常戲劇化的表情與動作,但是4/5場她則是只有騎車與唱歌。

  這首描述內心黑暗面的歌曲尾聲,莎拉吶喊自己的心魔後,便在強烈的閃光後消失於黑暗中。

First of May
  這首比吉斯(Bee Gees)合唱團的經典曲目,莎拉首度在《聖誕天籟》現場演唱錄音中翻唱,這次的現場版音色比當年的維也納聖誕音樂會來得清澈。

  不過......在這種四月天,投影幕上亮出覆雪的聖誕樹還真是不搭調。

I Believe in Father Christmas
  天啊,聖誕專輯《
真愛永恆 冬之歌 A Winter Symphony》的曲目竟然還保留著!明明那張聖誕專輯中還有許多首更好聽、節日氣息也沒有那麼重的歌曲(像是Amazing Grace等等),真搞不懂為什麼莎拉還是要唱這首「我相信有聖誕老公公」。

  當然莎拉的歌聲還是好得沒話說,但是巨大的聖誕樹、不斷踢正步前進的玩具兵動畫投影,還有穿著大紅色短裙跳著啦啦隊舞的舞群......這種種加在一起,反而給我一種俗氣的感覺。哎哎哎,前面營造出的浪漫唯美氛圍都被破壞掉了。不過看在最後會場灑落亮片時的閃亮效果,還是可以原諒她啦XD。

Time to Say Goodbye
  莎拉演唱會的必唱曲,不過這麼優雅的曲子她還是穿著前面唱聖誕組曲的白紗短裙演唱,感覺有點小怪。

  4/4場莎拉的詮釋雖然不是歷年來最有感情的一次,不過至少所有音符都處理得很乾淨,高音也一次到位。反而是4/5場的結尾處莎拉的聲音有些濁,高音也得轉折一下才上得去。

  持續數分鐘的掌聲以及此起彼落的「Bravo!」及「Encore!」聲裡,沙費納率領舞群及樂團向觀眾謝幕。有些焦急的歌迷已經開始竊竊私語,說莎拉不肯唱安可曲真是不夠意思。

  不過莎拉的演唱會一向都會有兩三首的安可曲,不過她喜歡讓觀眾培養出高漲的期待情緒再戲劇化的現身(而且別忘了她還得換裝)。舞台投影幕再度亮起時,全場歡聲雷動。

Deliver Me
  莎拉以黑暗天使的造型現身,非常有誠意的在延伸舞台上轉身至各個角度,讓全場的歌迷都得以看見她。

  沉重的意境以及福音歌曲的靈魂,在投影幕呈現出的地獄火焰中,莎拉藉由這曲「拯救我」讓歌迷得到救贖。這不是我的誇大之詞喔。在演唱會結束後的第二階段後台巡禮時,一位歌迷告訴我們聽完這樣的演唱會後,才讓我們知道人生的意義、生命的目標。

 


Running

  說實在的,演唱會第二幕的3D投影效果並不如第一幕那般令人驚艷。不過,這曲「奔馳」又再現了絕美得令人屏息的畫面(上方照片由浩剛提供)!

  莎拉再次和舞群躺在主舞台的凹槽中,藉由投影特效成現出漂浮在巨大地球影像上方的夢幻效果。

  開頭的聲樂部分穿透力十足,舞群的彩帶舞把莎拉襯托得宛如大地之母。到了帶有ABBA風味的動感副歌時,莎拉快速站起引領舞群走向台前,全場歌迷情緒沸騰,隨著節奏律動。

  結尾旋律有一個音改得比CD版還高,衝擊鼓膜的華麗結尾真的太讚了!

You and Me (virtual duet with 劉歡)
  Siew-May在後台時很驕傲的告訴歌迷莎拉是唯一一位兩次獲邀演唱奧運主題曲的藝人。去年(2008)年
北京奧運莎拉與劉歡合唱的主題曲「我和你」(見右方照片)締造了單曲下載流量的輝煌紀錄,莎拉也特別挑選此曲作為台北及香港場的安可曲。

  不過,選擇這首歌曲還真的是有好有壞。好處是,當莎拉唱完那句「來吧朋友,伸出你的手」之中文歌詞時會博得熱情的掌聲;但壞處是,播放MV和劉歡虛擬對唱真的有點怪,會讓人懷疑是否莎拉也是對嘴演唱(不過莎拉唱中文的發音和MV不同,而且其他部分的節奏也不同於MV版,我們可以確定她本人是唱現場的),而且歌詞中的「相會在北京」在台北這裡唱起來也感覺不太對。

  很幸運的是,莎拉的歌迷大多是理智的,純粹欣賞藝術美,而沒有牽扯政治議題。

       

  約兩小時的奇幻音樂饗宴,終究還是結束了。散場時,看得出大家都還沉浸在之前的情境裡,所到之處所聽見的都是在談論莎拉的天籟嗓音、美麗造型及曼妙身材、夢幻的舞台效果。

  在演唱會後的第二階段後台巡禮時,已經有歌迷破不及待的問我下次什麼時候莎拉會再來台灣開唱XD。

  雖然莎拉和EMI的合約已滿,應該會另覓新東家,不過據說莎拉即將開始籌備新專輯的錄製與新電影的演出。就讓我們一同期待莎拉女神還會再帶給我們什麼樣的驚喜吧!

 

全站熱搜

bluelesl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