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同學會的季節。除了可以和高中的好友們再次相聚,可以敞開心胸的閒談,這次我也在國中同學會的籌辦中出了一些力,期待許久未見的同學們。回憶過去、談談近況,如果曾有因為不成熟而造成的不愉快早已遺忘,觀察大家改變之處與未變之處,想必會是愉快的聚會。

        雖然因為一些誤會,在系板上有了一些爭吵,但大家都很理智的重新表達。大學入學即將放榜,大家也是基於期待學弟妹加入,對於相關活動求好心切才會有摩擦。希望大家都能同心同力,為我們雖小但卻有極強凝聚力的學系盡份心力。

        原本計畫要在暑假去學開車,卻又因為有些事情走不開(而且更大的原因是因為懶),原本的宏大計畫再次失敗。而且詢問報名事宜時暑期班已經額滿了。希望明年能有更大的決心。

        社團最近有了新鮮事。一間製作公司希望和我們合作推理連續劇的編劇,開過幾次會後,目前我們還在進行角色設定。以後的合作模式可能是我們提供或原創或轉化自推理小說中的詭計,以及提供一些情節上(包含偵探個人)的意見。這種合作對我們而言是一種全心而且有創意的挑戰,還可以有經濟上的補助!近幾年來台灣的推理譯作簡直是塞爆了出版市場,找詭計想必是毫無困難。不過基於不應抄襲的原則,我們必須有所修改,而且還需適合劇情的編排。對我們社團的很多人而言,創作一部小說是最大的夢想。然而苦於原創性的精采詭計靈感極難憑空冒出,多半作罷,或者轉為翻譯短篇推理小說。這種合作模式如果成功,可以視為另一種形式的參與創作。在不影響開學後繁重的專業科目的情況下,我很期待能參與。

        說到創作,現在重新翻開高中時期的小說創作,頓覺十分青澀,可以修改的地方很多。老實說,我很懷疑當初那麼多的靈感是從哪裡湧現的。現在雖然對於自己寫小說的筆法有信心,但是靈感的泉源似乎早已枯乾。我的夢想是能寫出兼具文學性、華麗但不脫離現實的詭計推理,並且融合犯罪心理學、異常/變態心理學、化學、生物學以及自己未來的專業職能治療中的成人生理、小兒、精神三大領域的作品(看到這麼一長串內容,想必是很難寫出的……)。比較務實的版本是,因為詭計難想,退而轉寫我頗愛的融合異常心理的犯罪小說,並且加上一大堆過去的成長經驗(我已經想好了部份情節)以及對現在的影響。然後把在未來學到的專業知識以及在實習時的所見所聞(例如精神病人)融入,也順便向不了解職能治療物理治療分別的人們介紹正確觀念。嗯,未來得努力囉。

        去了回頭書展。所謂的回頭書指的是書店收到訂書後退回的瑕疵書(摺痕、破損、缺頁、髒污……)、風漬書(浸到水之類的)等等之類的,所以價錢極低。這次的回頭書展(目前還在舉辦,在捷運龍山寺站附近的時報大樓)由時報、遠流等出版社合辦,書沒有分類,隨機補書,所以能買到什麼書全憑運氣。大概是我和同學太晚去了,好的書都被搶得差不多了(我就看到許多人抱著一大疊我想買的去結帳,結果進去找就沒看到同樣的書了……),而且還要很辛苦的從雜亂的書海中湊足八本才有更好的折扣。最後買了幾本回家。建議要去的人應該要早上一開展就去搶。

        到台大附近的一間69元書店去尋寶。說是69元書店,其實所賣的大多是特價簡體書。主要的賣點反而是廉價的DVDVCD,舊片新片皆有。大概是因為小時候爸媽不讓我看電視,我常常想找一些舊電影來讀,而且自從加入推理小說社後,總是喜歡找改編自經典小說的電影來看(而若非推理迷,一般人極少知道那些電影其實有原著小說)。而且就像媽媽說的,大約是我出生的那個年代(80年代)算得上是另一次的文藝復興,許多精采的電影及小說都是那個時代的產物。我花了許多時間,仔細的從沒有分類的一個又一個架上檢視每一部電影,在一片39三片100區挑了《銀色獵物Sliver(莎朗史東主演,改編自艾拉雷文的小說,台灣未譯介)、《鋼琴教師The Piano Teacher(改編自諾貝爾文學獎同名作品,艾芙烈葉利尼克原著。http://0rz.net/4a1GJ )、《造雨人The Rainmaker(麥特戴蒙主演,改編自法庭推理大師約翰葛里遜同名小說)。而在一片59元兩片100元區選了《黑色豪門企業The Firm(湯姆克魯斯主演,改編自約翰葛里遜同名小說)

        最近下載了一些名列網路上流傳的『世界十大禁片』名單上的電影來看。其實許多那個時代的禁片在今日的眼光看來並沒有列為禁片的必要,但是的確有幾部電影赤裸裸的呈現真槍實彈的性愛場面(可以視為比較有劇情的無碼A),或者純粹的暴力。撇除這些不談,我覺得至今仍有列為禁片之能耐的是《所多瑪120天》。這部電影和享樂主義文學大師薩德侯爵的原著相較,電影簡直可以算是普遍級!可見原著是多麼的令人震撼(我讀原著的心得:http://0rz.net/541F0 )。電影把中心人物改為法西斯主義者,時空場景也從古代法國轉移到現代的義大利。最近我讀了現代最有思想影響力的文學大師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的作品《緩慢》,裡面提到了薩德的作品何以是文學經典之原因。我承認因為這番話我讀薩德的眼光因而有所改變(果然是最有思想影響力……),也覺得在法國大革命的時代,他竟然可以寫出所有的現代人在壓力下引發的種種變態行徑,功力及遠見實在不能小覷!不過,還是建議對於變態情節容忍度不高的人不要看電影版,更不要讀原著!

    全站熱搜

    bluelesl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