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久違的社課。原本是想說安排在期中考週剛結束的時間應該會比較有空,卻不料因為某系上專業科目大家普遍考得不理想,老師要求我們重考,日期就在社課的下一天。而搭檔的浩剛也恰巧在社課隔天是期中考,形成兩位講師都是在考前的「黃金衝刺夜」上社課的奇妙處境。

        這學期開學一直到現在也只去過兩次社課(我負責講課),新生的面孔都不是很熟悉,真是哀傷。

        大家出乎意料的捧場。或許是因為之前一直拿要在課堂上讓大家欣賞一集改編自凱絲萊克斯(Kathy Reichs)的女法醫唐普蘭絲系列之影集「尋骨線索Bones」做為誘因的關係吧,進到教室發現人比預想的多出許多。

        感覺上大家似乎挺喜歡「推理與證據」的相關主題。我負責的鑑識科學/法醫學/刑事人類學部分的講課內容可多可少,因為放映設備的問題拖了一些時間,最後便用飛快的速度飆過去。

        其實之前一直很想把準備的內容整理得詳細些,寫成介紹推理小說中常見的鑑識科學/法醫學/刑事人類學之入門介紹。不過實在是有點力不從心,就看之後能不能生出來囉。

     ★   ★

生理職能治療是我在三大領域(小兒、成人生理、精神)中比較想走的方向,不過目前也是分量最重最難的科目。隨著幾次的臨床實習,體驗到將課堂上所學實際運用的獨特感受。不過熟悉度與臨床經驗當然完全不夠,而且理論與實際情形還是有很多差距。

因為在學校課堂上的練習時間,我的練習搭檔有一些狀況,可說是每次的練習都很不順利,讓我覺得情緒很差。原本就很有限的練習時間因此更顯得不足,到最後變成只能靠自己了。

其實我對練習的那些手法、技巧還挺有興趣的。像是看老師活靈活現的「操弄」布娃娃示範,還有神奇的控制頭部引發特定動作的技巧。

接下來還有幾堂課我們得模擬自己具有某種障礙(視障、上肢障、下肢障、失語症等等)然後完成完整的烹飪活動。

        搭檔練習的兩人間的默契真的很重要。如果對方完全不想用心,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   ★

之前學姊在家聚時提到我在我們這一「家」中看起來反而是最年輕的,也就是學弟妹看起來就像我的學長姐。

其實我的年齡真的常被認錯,一下被認為是高中生、一下被問是不是上班族,一整個就是高低跳躍得十分詭異。

後來我開始反省,有時候外表真的也需要花些心思打理。當我跟其他人提到我一直到前一陣子都還在家附近的家庭理髮隨便剪個頭髮時,真的很難讓人相信。該怎麼說呢?有型的人就是不管什麼造型、什麼穿著都十分耀眼,但像我這種平凡人如果還這麼隨便可就不行啦。

於是,決定要拋棄過去的觀念,懷著有點緊張的心情第一次踏入有專業造型師的店。

造型師真的很專業呢,立刻就給我不少建議。不過目前是處在轉換期,要隨著頭髮逐漸的稍稍留長後才能一步一步調整。

拋去一開始的放不開後,才發覺改變的感覺還挺新鮮的。反正我本來就是外行人,就完全交給造型師決定。他還笑說我配合度十分高,勇於嘗試改變。

其實整體外觀並沒有改變很多,但就只要一些些的小調整,就讓好一陣子沒見面的高中好友們覺得感覺大不同。

至少就目前的我而言,這些小改變是很重要的。只是一切真的都是需要錢啊(嘆~)。

    全站熱搜

    bluelesl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