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掉淚早已遺忘是幾年前的事了,又怎能料到今天竟然就這樣在學校一樓大廳一大堆路人的面前失控.......

系上負責指導這幾週我們至幼稚園實習活動的老師很有經驗,每次的檢討我都學到很多之前沒有注意到的地方。但是,一位好老師不是只要學問好而已。

我知道今天我帶的活動不盡理想,雖然說不會難過絕對是騙人的,不過我了解老師針對我的疏失提出的評語都對我很有幫助。但是後來老師卻莫名其妙的偏離主題,針對我個人,企圖將「XX型式的成長經驗會造就XX特質的孩子」公式套用在我身上,而這一切認為我「人格異常」的原因就是我在孩子們打開膠水後將他們的膠水蓋子收好。

老師不斷的說「你為什麼要這樣子做?你很奇怪耶!你小時候的成長經驗是不是XXXX?」

我並不是到治療室給老師評估的小兒個案,請不要拿出那些公式企圖套用到我身上!更何況老師自己在課堂上總是說了許多大道理,強調要全人觀點評估個案,不可一廂情願的套用公式……

僅僅是「將膠水蓋收起來」這樣的舉動,老師就要我把私密的童年經驗在全班面前公開,而且當著我的面在全班人面前剖析我的「異常」人格特質。

老師先問我媽媽是不是有上班(大概企圖套用「忙碌的母親無法挪出時間與心力正確的教養孩子」模式),之後又一直問我父母親是不是總是在我身後把我用的東西收拾得好好的(企圖套用「一切都幫孩子做得好好的父母」公式)。每次只要我一回答,她就露出一臉不相信的表情。接下來又繼續逼問,聽到我說鄰居媽媽在我父母親去上班時照顧我時,又露出「我就知道,這裡面一定出了教養上的問題,我懶得跟你爭辯」的模樣……

老師一直想用心理學那一套,將我貼上一個人格異常的診斷標籤。但是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生長經驗和價值觀啊!不是只要不符合老師個人的價值標準就都是異常的啊!只要套用佛洛依德的理論,幾乎每個人的人格特質都可以被解釋為童年影響造成的異常!

        接下來老師又突然問和我搭檔帶活動的同學是不是很怕我,然後又突然宣布她判斷我應該對待其他人很兇。偏偏這時又有人開玩笑的說我真的很兇,老師就一副心滿意足的神態,繼續又用更嚴苛的眼光放大檢視我這個被她視為人格變態的個案,而且恐怕以後還會變成學弟妹課堂上的教材……
        一開始我還能裝出笑容面對,但後來我根本連擠出苦笑都做不到了……從來沒有一次得在上課時努力克制顫抖的嘴唇和紅腫的雙眼……

老師只不過是一廂情願的要把我套入公式,但其實根本無權僅憑「膠水蓋」一事就用所謂的「豐富的經驗」評斷我的童年、我的父母、照顧我的鄰居媽媽,還有我的成長!更何況老師的分析根本沒有一項是正確的,這樣要我以後怎麼相信課堂上所說的那些老師個人的「經驗法則」?

我本來就是不太擅長帶領團體活動,也不擅長和孩子們相處。但我有試著努力的去學習,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在一開始都像老師一樣有經驗啊……

今天突如其來、難以控制的負面情緒讓我思考了很多,也對自己更了解了許多。自己曾經以為具備的理性其實只是表淺的外包裝,而且情緒掌控的技巧還有待更進一步的培養……

我一定要提醒自己,在未來面對個案的種種問題時,千萬不能做出向老師今天對我的強勢分析一樣的事情。

    全站熱搜

    bluelesl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