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女神記 The Goddess Chronicle / 桐野夏生
大塊出版

 

以黑暗風格見長、寫過多本著名的女性犯罪/推理小說的桐野夏生,是我一路追隨的最愛作家之一。《女神記》乃是她為了口碑頗佳的全球三十多國參與合作之「新編世界神話」系列所撰寫的作品,首度跨足奇幻/神話文類,更是讓我期待萬分。事實證明桐野夏生的功力果真爐火純青,華麗的重新詮釋日本的古神話史詩《古事紀》,並以此一舉奪得第十九屆紫式部文學獎(紫式部文学賞)

我挺喜歡讀世界各地的神話/傳說,異國氛圍加上迷人的奇幻風情,讓人很容易就沉醉其中。《古事紀》我之前就讀過中譯濃縮版,不過大概是濃縮得過頭了,情節鋪陳與人物描繪皆被嚴重的壓縮,並沒有留下特別深的印象。《女神記》雖然取材自《古事紀》,但桐野夏生也在其中發揮了她的個人特色,將巫女/女神等眾女性角色描寫得有血有肉,同時佐以濃烈的愛恨情仇與震撼的死亡場景,短短的篇幅就完美演繹了史詩的精華與恢弘氣勢!

《女神記》並不直接描寫黃泉之國的伊邪那美女神,而以生於巫女之家的女孩波間為主視角。先由小女孩的觀點描繪海蛇島上的宗教習俗與傳統儀式規範,在情竇初開時卻發現自己的命運竟無法脫離島上陳規的束縛:光是這段就已經是篇架構完整且引人的故事了,沒想到接下來桐野夏生引導故事進行到下一個層次,波間進入黃泉國,見到伊邪那美女神。

在《女神記》裡的眾神不是傳統上的不食人間煙火,反而有些神似希臘神話諸神非常的「人性」,與凡人同樣有著憂愁、妒恨、傷悲等情緒。此時,波間的角色益發重要,因她的生命經歷在某種程度上與伊邪那美女神可說是互相呼應,以她的角度傾聽女神道出的故事,因她的同理與投射而更加撼人心弦。由於桐野夏生的詮釋,將女性意識帶入神話,才驟然令人驚覺過去讀得理所當然的神話中其實女神的地位與定位都有許多值得重新檢視之處。

到了本書的後半段,故事線突然切換到男神伊邪那岐,而依然以「命運的悲哀」主題貫串。讀到最後,讀者很難不被感嘆之情淹沒。由愛轉恨是如此容易,也是如此的情非得已。書中不只一次出現對「恨」感思,恨的執念是如此強烈,更可怕的是除了靜靜等待怒火熄滅外並無他法。但神的權柄是祝福也是詛咒,因復仇而殺死者似乎反而因此獲得救贖,而受害者反而永遠只能陷溺在悲苦又怒火永不止息的循環裡。生者欲死、死者欲生的糾葛更是錯綜難解。

氣勢萬鈞的末尾高潮退去後,因一段簡短的話語而使得《女神記》留下絕美的餘韻。先有毀滅,美因而生。唯有女神是永恆,而女神之所以是女神,正是因為她背負的過去,以及對女人們的接納。

因這本喻世的《女神記》,使得高高在上的神祇也有了人性,也讓古老的神話不僅有了嶄新的樣貌,更有著全新的深度。桐野夏生藉由描繪女神與神界直探生與死,細膩的向女人的生命歷程致敬,也對人們所生活的世界作了一次犀利的剖繪。

 

點此至博客來購買本書桐野夏生歷年作品

內容簡介:
  遙遠南方的海蛇島,有一對生於巫女之家的姐妹花。依照島上陳規,長女事奉光明之國,守護島的白晝,負有接續後代的重大任務;次女則事奉幽冥之國,守護島的黑夜,也就是死人居住的世界。姐姐加美空聰穎美麗,繼承島上地位最崇高的大巫女,日夜為小島祈禱。妹妹波間卻被稱為不潔之人,不同的幸運,使得原本感情深厚的姐妹,走向完全相反的道路。
  原本注定一輩子效命死者之國、不得與男子交媾的巫女波間,卻犯下違抗宿命的大罪,愛上家族遭到詛咒的真人,二人一起逃出島上並生下小孩。波間在海上生下女兒夜宵,卻被深愛的男人給勒斃,僅十六歲便死去,落入了黃泉之國,開始侍奉起女神伊邪那美。伊邪那美因被自己丈夫伊邪那岐所背叛,終生必須留在邪穢的黃泉國,一處心懷怨恨、遺憾、死不瞑目的幽魂才會來的地方。心懷怨懟的她便決定每天賜死一千凡人。
  波間死後一心想要了解真人扼殺她的真正意圖,得知有方法回到生者的世界,她不惜二次死亡,化作黃蜂,使盡力氣飛回海蛇島,尋找她的女兒及真人,沒想到卻得知更殘忍的真相。黃泉國裡人神共處,像是相依為命。被囚禁於黃泉國的女神伊邪那美,以及遭深愛的男人殺害的凡人波間,生與死、憎惡與愛戀、怨恨與牽掛,一道男女之間恆古的情感糾葛。伊邪那美身為黃泉國女神的痛苦,彷彿世間女子宿命般的悲哀,被囚禁於黑暗的怨念,永遠不會消失。

bluelesl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