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斯德哥爾摩復活人Hanteringen av odöda (Handling the Undead)/ 約翰.傑維德.倫德維斯特 John Ajvide Lindqvist
小異出版

 

倫德維斯特的《血色童話(電影《血色入侵》原作)讓全世界見識到老套的吸血鬼故事竟然可以被寫得如此瑰美,且文學質感與故事性兼具。這本《斯德哥爾摩復活人》是他的第二本長篇小說,以活死人為題材;雖呈現的筆法與《血色童話》大不同,但同樣令人見識到這位瑞典作家的「非典型」恐怖小說之獨特風格。

《斯德哥爾摩復活人》故事描寫斯德哥爾摩在山雨欲來的異象後,發生了駭人聽聞的死人復活事件。聽起來很像活死人電影之濫觴《活死人黎明》(活人生吃)的設定?其實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與其說《斯德哥爾摩復活人》是本恐怖小說,倒不如說它是包著黑色外衣、本質卻是「社會派」文學之作。恐怖或血腥的氣息其實極為淡薄,故事的核心反而是從社會、家庭、情感等層面切入。

全書的基調宛如紀錄片般的理性,抽離的視角旁觀著死人復活異象的發生。甫遭逢喪妻之痛的丈夫發現妻子復活,但她卻失去了一部份的認知能力且被隔離研究,同時還得擔心兒子的心理衝擊。記者在接到死人復活的勁爆消息後,一面著手挖出已下葬的愛孫,一面又得面臨父女關係的衝突。具有某種超能力的老婦正在準備丈夫的喪事,半夜他卻上門來了……。全書以這三個家庭為核心,延伸出多段糾葛、矛盾的關係。

書中一般活人的心態也非常值得玩味。一方面希望「平常」日子能早日重新到來,姑且適應活死人在街上晃的生活。另一方面,又總覺得這樣帶有強烈宗教意味的異象,似乎是要帶給人們某種啟示/警示,但這樣的現象持續了好一陣子後似乎又顯得過份的平穩……。《斯德哥爾摩復活人》的情節不時穿插些許新聞報導與官方文件,一方面增加故事的現實感與真實性,另一方面又凸顯出這種「矛盾中還是矛盾」的奇特心態。

本書另一個非常有趣的地方,應該就是些許的曖昧吧。究竟復活者的思考與生前相同嗎?有所謂的「靈魂」嗎?這些細節在書中雖然有幾位角色提出不同的見解,但始終沒有一個真正的答案。也因為這樣的「留白」,讓讀者有更多的想像、書中人物有更多的自我詮釋及作為。曾有「如果能重新來過」遺憾的人們,意欲透過與復活者的互動重新展開曾經犯下錯誤的關係。認為活死人純粹是一群行屍走肉者,則畏懼他們的違背自然、擔憂傳染病,亦或是視他們為低等生物加以踐踏……

當逝者不再已矣,在一定的層面上確實會讓人不知所措。過往的陰霾重新襲來、無法止息,美好的記憶也因「第二機會」而逐漸變質,但在潛意識中又因而帶有罪惡感而不願接受。《斯德哥爾摩復活人》藉由不斷跳躍的剪接,讓讀者在這片看似凌亂的片段中開始整合思考生死的議題。在緊湊引人的超自然情節之外,也別具富含層次的深度。

在我的眼中,倫德維斯特藉由這本書,將恐怖小說之領域拓展到社會派的範疇之中。我很有信心也非常期待,只要他持續創作一天,恐怖小說這個領域就會有愈來愈寬廣的嶄新眼界。

p. s. 本書即將被改編為電視影集與電影 

 

內容簡介:
  2002年,瑞典斯德哥爾摩發生一連串匪夷所思的詭異現象。嚴重的熱浪侵襲,市區內出現成千上萬的老鼠,所有電器皆無法關閉,城市上空瀰漫陣陣電流,市民爆發集體頭痛,整個斯德哥爾摩陷入極度混亂。接著,一切戛然而止。然後,  死人甦醒了。
  退休記者古斯塔夫.馬勒接到一通來自醫院的電話,提供他一則勁爆的獨家新聞:停屍間裡,死人活了過來,到處亂走。原本以為搶到了搶到了大頭條的馬勒,這時卻想到了剛下葬的外孫,難不成他親愛的伊利亞思能再度回到他身邊?馬勒不禁暗自期盼。
  艾薇照顧失智的丈夫直到他死去。葬禮兩天後就要舉行。突然,大半夜裡,有人來敲門。艾薇突然想到結婚時的誓約:「不論是好是壞,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四十三年前她可沒承諾牧師,她連死後都會珍惜照顧對方。
  脫口秀藝人大衛的妻子死於車禍,他祈求上帝讓她復活。但她的復活帶來的卻非他期盼的結果。
  他們想要什麼?他們想要回家……

點此至博客來購買本書倫德維斯特歷年作品

bluelesl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