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我的小村如此多情So zärlich war Suleyken / 齊格飛.藍茨Siegfried Lenz遠流即將出版

        《德語課》作者—齊格飛藍茨名列當代最傑出的德國作家之一。這本《我的小村如此多情》取材自家鄉呂克的童話與鄉野軼事,以小村「蘇萊肯」作為舞台,譜出這本被視為1950年代德國最重要的鄉土小說作品,也是不少中學代課教師的首選。

        雖然作者自己就明言「蘇萊肯」為一虛構地名,且全書採用極為誇張、接近鄉野奇譚式的加油添醋筆調呈現,或荒謬、或諷刺、或笑謔,但卻讓書中村民的生活百態顯得極為生動真實,使讀者很容易的把書中內容投射到現實生活中。這讓我聯想到違反眾人對推理小說之刻版印象的亞歷山大梅可史密斯。他的《堅強淑女偵探社》以浪漫化的筆法呈現出非洲充滿生命力與陽光的生活百態,完全顛覆推理小說常有的深沉、晦暗。藍茨用誇張的幽默,史密斯用簡樸的自然,同樣塑造出一群單純且令人喜愛的人物。

        《我的小村如此多情》由二十篇故事串連而成,人物之間相互連貫。故事中的人物都是所謂的「小人物」,然而其處世自有一套哲理,生存自有其智慧。

        〈嗜書魔〉中無師自通學看書—一本附有聖誕食譜的月曆及牲畜商人的筆記—的男子讓所有喜愛閱讀的書蟲們會心一笑,〈庫卡肯的輕步兵〉以荒謬的情節諷刺軍人生活。〈復活節的聖桌〉描寫一復活節晚餐荒誕的籌備方式,〈愉快的喪禮〉則將老姑姑的死亡敘述得宛如一場鬧劇。

〈須蘇米的大日子〉描寫無厘頭的生吞青蛙,這一切表面上看來是為了保全自己的小牛,但最後一句「你能不能告訴我,我們究竟為何吃下那隻青蛙?」卻令有一層寓意。

〈馬戲團〉則讓這群實事求是、追根究柢的村民用他們的眼光看待魔術與雜耍表演。魔術師從他身上「變」出兔子,由此可證他身上本來就有兔子,故魔術師不該將兔子據為己有……

〈小火車波普〉讓人想到當年與西方科技文明隔絕的中國人們對火車等科技的迷信恐懼,但一句「究竟,為什麼我們要到美國?」卻也讓人反思一味追逐是否真正有意義。

《我的小村如此多情》正如其名,在清爽毫無負擔的篇幅之中,風情萬種的小村鮮活的躍出紙頁。且聽說故事的人娓娓道來,回溯童年的床邊故事時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leslie 的頭像
blueleslie

藍色雷斯里的陰暗地下室

bluelesl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