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瞬間,大三生活的第一週就結束了。
 
        從大一以來,「開學第一週」與「開學第二週」這類的文章已經成為本站的傳統了。但這學期第一週除了放掉一天颱風假之外,我整個人已經完全被其他事情佔據了。因此這次就沒有依照科目介紹。
 
回顧之前寫下的學校生活文章,似乎還挺常提到「忙」這個關鍵字的。現在想來可真是令我苦笑,沒有到大三哪知道什麼是忙呢?說不定,等到大四實習時再回過頭來看這篇文章,又會對此時自己寫下的想法嗤之以鼻吧。好巧不巧的是,除了課業上的眾多事務,許許多多不太順利的事情也全都卡在這幾天。
 
但是我還是期待著這學期的生活的。畢竟,要學完這些課程才能具備專業能力,也才有臨床職能治療的專業技術。
 
簡單的記錄一下這週的學校生活。

第一個感覺是,之前的所學果然是非常重要的基礎。無論是骨科、小兒科、精神科、內科、外科還是病理,都可以明顯看出和之前的所學有連結、有相關的地方,幾個重要觀念也是不分科目都能通用的(甚至當天早上學的生理職治,到了下午的外科學就出現了部分相同的內容)。就我現在的能力來說只是初學,如果能真正讀通,將所學互相印證,這想必是會非常有成就感也非常有意義的。

這邊順便說明一下,雖然我們是職能治療系學生的身分,但畢竟要了解來到我們這邊的病人的診斷是什麼意義、該診斷有什麼特徵,才能設計出最適合的治療。因此,除了生理學、機能解剖學最直接和臨床復健相關之外,還需要學習這些分科醫學。不過課程當然是有特殊設計的,不會像醫學系的必修科目那樣的精細。
 
我覺得分科醫學的授課老師(尤其是較年輕者)有些普遍的特質。畢竟臨床面對病人時要能迅速且正確的反應與下決定,上課就猶如進行一場分秒必爭的關鍵手術一樣,大量的內容以極快的速度教授著,且最令人佩服的是觀念的清晰與正確度並不會因為速度而受到影響。沒有紙本講義也沒有教科書的情況下,一定要全神貫注,稍不留神就會跟不上老師的思緒腳步(高中去的化學補習班中一位女老師就是醫學系的學生,她上的課也有同樣的特點,只不過顯然是比現在的上課情況來得和緩許多)。授課老師同時也兼具臨床醫生的身分,因此忙著授課的同時,手機往往也會不時響起(我在猜想可能是臨床病人有什麼情況等等)。從我大二上過課的幾位醫生老師看來,他們的反應模式都是一樣的—等正在說的那句話說到可以下任何標點符號之處,就接起手機,迅速的下達幾句指示,迅速的掛斷,然後幾乎沒有任何喘息的、毫無停頓的立即將剛剛的那句話繼續接下去。
 
這樣的課程進行模式,或許我已經逐漸融入其中了吧……甚至,到後來還會佩服起那些老師。
 
畢竟來到我們復健部的病人通常不會是較為急性的,而且我們也不會有機會看到臨床的各種手術。有些老師會把臨床使用的器材、手術實況錄影/照片等等多媒體的內容放到課堂上。這部分真的讓我很有興趣,同時也讓我覺得自己大概讀不來醫學系的課程吧。
 
試想看看,操作極為精細的內視鏡進入氣管、支氣管與細支氣管,內試鏡在管內前進(遇到障礙時則略為退回,調整角度後繼續前進),遇到交叉就轉彎進到另一個洞裡。在影片上我們只看到前進、後退、調整、轉彎,從一個洞又鑽到另一個洞,轉來轉去的頭都暈了。但是老師一看就能知道在這個岔路要轉向哪裡,鑽進去的洞又是屬於哪一條分枝,在身體的相對方位全都一清二楚。「畢竟我們一天到晚都在做這個,看內視鏡鑽到哪簡直就像在『逛(自己家的)廚房一樣』」,老師是這樣形容的。只見內視鏡旁邊附的精巧手術工具「自動吻合釘」對準須要切除的部位精確的將之切下,同時也將傷口自動補合。若遇到需要填補處,則用可以譬喻成強力膠的生物凝膠精準的灌注入洞口,然後伸出特殊手術器材宛如打樁一樣的把凝膠壓實。幾段影片看下來,真的對醫師們的巧手讚嘆到最高點。
 
高中時曾聽補習班老師說醫學系的學生要把全身的每一塊骨頭的名稱都記下來,當時光聽到這樣就覺得那些學生實在是厲害到簡直不是常人。如今自己讀了職能治療,背骨頭名稱其實只是基本功。雖說如此,但醫學系、藥學系等等的學生,真的是需要非常好的能力呢!
 
最後來聊一下「臨床推理(clinical reasoning)」。身為推理迷,在專業課程上冷不防聽到「推理」這個關鍵字,感覺是非常奇特的。
 
臨床推理用最簡單的說法就是指以用特定的方法來決定要對病人採取什麼樣的介入。其實,這些方法不也是可以延伸到其他的層面嗎?先隨便談談目前我想到將臨床推理與推理小說的相似處,或許等到把想法整理清楚後可以當成社課內容的一部份呢。
 
科學推理:運用歸納與演繹之邏輯性方法,這和福爾摩斯的理念不謀而合。
敘事推理:藉由讓病人說故事的方式了解病人的生命角色、需求等層面。這不就像是推理小說中偵探傾聽證詞、訊問證人的技巧嗎!
實用推理:考量現實層面的資源、相關規範等等。這很像是要設定誰是嫌疑犯時,最常找的就是有沒有現實面的動機。
情境推理:設想個案可能會遇到的情境。應用到推理小說中,就是推測真兇的心境、使用的犯案手法等等。

另外還有互動推理,目前還沒有想到比較相關的部分。
創作者介紹

藍色雷斯里的陰暗地下室

bluelesl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Jam
  • 請問板主:

    有關醫學相關的推理小說, 不知板主有閱讀或評論過 Tess Gerritsen 這位醫師作家的系列?
  • momoge
  • 宋戴克醫師探案系列好像有出。



    臨床推理是好東西,不知臨床有用,其實是一種很嚴謹的工作態度,我絕得是大學四年裡最深澳又值得好好下工夫的課程,因為是「萬用課程」。



    我現在的工作跟OT不相干,但臨床推理、管理學卻是通用的,而醫學院的訓練也對整體工作很有幫助,因為醫院訓練對反應速度與態度的要求很高。
  • WINNIE40
  • 我來亂的

    我幫你挑了錯字

    第四段

    應該是"具備"吧
  • gloria0512
  • 突然想來留言



    大三我也是忙得要死,不過比不上醫學院啦~加油啊~



    互動推理雖然不知道醫學上的定義,不過會讓我想到偵探與兇手的鬥智,努力分辨兇手半真半假的話語中隱藏的真相~史達琳&漢尼拔的對話算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