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中考週,其實所有要考試的重點科目都集中在星期一。

 

        雖然先前很努力的打起精神每堂課都盡力專心聽課,回家空閒時間也盡可能將進度跟上,也研究了考古題的走向,但是拿到考題時發現自己的準備還是不夠充足。

 

        考古題其實是投機取巧的方法,也是學長姐用某種手段從考場攜出流傳的,但是在範圍這麼大的情況下,真的很難準備。不過今年首度採用電腦閱卷,命題方向大大的改變。

 

        向來大家都很有把握的解剖學變得頗難,至於生理學原本就是艱難的科目,在因為電腦閱卷題數增多的情況下,當然挑戰性又增加了。就連自己負責共筆、研讀得較為仔細的範圍的考題做起來也沒有想像中的順。

 

        先前考的機能解剖學和肌動學的成績已經公佈了。肌解的大體跑台考差了,後來聽老師和我們檢討後,發現自己的方法錯誤。採用相對位置、形狀等等方法記憶或許會比較方便,但是其盲點在於沒有真正的學習到如何辨別特定部位的方法。可能調整一下角度、換一位大體老師,就不法認出同樣的部位了。

 

        不過有個問題是,這個階段的老師上課風格不太能讓大家接受。

 

        現在開始要調整方法,希望能把這門學科的基礎弄得更深更穩,而不是膚淺的表面功夫。

 

        肌動學倒是比想像中的高分。也許有抓到這門科目的感覺吧。我覺得老師的上課方式很適合我,內容也很精采。不過接下來的內容越來越繁多,老師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接下來還有更多需要努力的地方。

   

 

還是照慣例聊一些課程內容吧。

 

肌能解剖學第一階段的老師頗受大家歡迎(就是我說的擅長用淡淡的語氣描述驚悚內容的那位),她在實驗課時還會幫大家講解。這次她又說了一段頗為精采的話:『假如我今天是黑道,要挑斷別人的腳筋讓他不能走路,那我要切斷tendon of quadriceps femoris(大腿前面和膝蓋相接處的韌帶)還是calcaneal tendon(又稱Achilles tendon,阿基里斯腱,位於腳後跟),可以把他的走路功能破壞得最嚴重呢?對嘛,要切斷上面的啊(tendon of quadriceps femoris),這樣他的小腿就不能伸直了。切斷下面的(Achilles tendon)會使足部鬆垮,無法踮腳尖(行走時向前推進的必要步驟),但是相較之下就比較沒有那麼嚴重。所以傳統黑道去挑腳筋時都是剪斷Achilles tendon,代表他們沒有學過機能解剖。』

  輔具課程的內容越來越有意思了。老師會在課堂上帶到一些將來會學到的內容,像是孩童特有的某些反射動作、各式各樣的異常/病理/症狀等等(我真的很喜歡這些關於異常的內容……)。我尤其喜歡老師提到的一些人因工程/生物力學內容。之前的輪椅課程學到許多座椅的概念,知道什麼樣的座椅最舒適也最不會讓姿勢扭曲變形,也豁然了解為什麼有些椅子就是不好坐(很不幸的,我房間的椅子就是不舒適的)。而本週的課程提到使用電腦的正確姿勢,像是顯示器的擺放、滑鼠的擺放與使用方法、鍵盤的擺放與使用方法、座椅與電腦桌的安排、腕隧道症候群的造成原因與錯誤姿勢的關連等等,整堂課學下來,才驚覺自己使用電腦的習慣絕大部分都是錯誤且有害健康的。(糟糕……)

 

老師的辦公室真的應該好好的去參觀一下,看看她對於人因工程/生物力學的實際應用。我覺得最有意思的是邊看稿邊打字、製圖製表為主、瀏覽資料為主這三大類的電腦使用最合適的鍵盤/顯示器/滑鼠相對擺放位置也會不同!

 

解剖學、生理學、機能解剖學都上過肌肉的課程了,沒想到在上肌動學的肌肉課程時,老師的精湛課程還能讓我覺得觀念更加釐清、寬廣。像是肌肉在作用時並不一定是收縮這個觀念,如果不是老師的講解,我可能還不會知道,或者就算知道也難以理解吧。

 

老師也提到手部的一些功能/動作,其中也談到一位女孩的例子。她天生缺少大拇指,因此無法做三指chuck的動作。醫生後來將她一隻腳拇指接到右手,不過腳拇指的功能很重要,因此左手醫生將第一和二的metacarpal間的肌肉(大約是虎口吧?)切開,讓她至少能使用夾的功能。

 

 

    我們將會把由別處得知的加入到展覽品中。由戰爭的紀錄、警方的紀錄,由訪談、法庭以及死者沉默的姿勢。最近發掘的羅伯萊克特書信會幫助我們建立隨意更動日期以混淆有關當局及他的編年史家的漢尼拔之重要檔案。藉著我們的努力,我們得以看見源自哺乳時期的內在野獸艱辛奮鬥,進入這個世界。

創作者介紹

藍色雷斯里的陰暗地下室

bluelesl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loria0512
  • 感覺上前傳的風格會和第三部曲人魔很像,正好合我的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