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07 Sun 2006 14:04
  • 惡臭

  為什麼會有惡臭呢,這就要從普通動物學實驗說起了。大家都知道,生物課總是會有蛙的解剖」這個單元。而且正如同課本所說的,由於牛蛙體型較大易於觀察,而且一年四季皆可於市場購得,所以我們使用的是體型大得驚人的牛蛙。為了這次實驗,還必須花好大的心力背下中文及原文的肌肉、骨骼、血管、器官的名稱。

 

  高中的實驗老師只是將已經解剖的青蛙給我們看,而到了大學我們必須從頭到尾實際操作。只見助教提了一大袋活蹦亂跳的巨大牛蛙走進教室,一組分配一隻。巨大的牛蛙跳躍力超強,而且皮膚異常滑膩,一抓住就感受到強烈的生命力,實在非常恐怖。(個人覺得即將在大二上學期到來的大體解剖並不會有什麼感覺,但是活蹦亂跳的兩生類以及蠢蠢蠕動的蟲蛇時在非常噁心……)

 

  驚悚的示範影片中老師用非常自然的手法牢牢捉住牛蛙,熟練的拿出解剖針進行脊髓穿刺,以及如何攪爛脊髓,牛蛙在極度驚懼下排出尿液後就一動也不動了。

 

  但是到了實際操作時就沒有這麼順利了。先是辛苦的用極大的力氣將牛蛙壓制在解剖盤上,驚恐的帶回實驗桌。結果同學要我接手壓蛙,他準備進行脊髓穿刺時,牛蛙先生突然奮起一躍,而我還反射性的縮回手,因此牛蛙先生就盤據在我的鉛筆盒上以睥睨的姿態傲視我們兩個驚呆的人,再一個跳躍,他又佔據了台燈座。我們手忙腳亂的打算抓回牠,但又難以壓抑心中的惶恐,結果牛蛙先生跳到地板上,穿梭在各組的桌腳以及眾多人腿間。辛苦了老半天才重新將牠安置在解剖盤上。

 

  牛蛙先生的身體黏滑又冷軟,我必須用手指牢牢的嵌陷入他牠皮膚,扣在脊椎骨上。脊髓穿刺比想像中的還難,老是抓不準位置。當解剖針戳入並且發出駭人的破碎聲響時,承受極刑的牛蛙先生強而有利的大腿就會劇烈的掙扎著,我們一度必須別過頭才能繼續進行。

 

  好不容易勉強將牛蛙先生弄得奄奄一息,腿的抽動也軟弱無力後,我才才繼續進行剝皮(必須小心不能弄破血管及弄斷某些肌肉和軟骨)。剝皮也是需要很好的技巧的。我進行的比較順的地方是將四隻的皮如同脫襪子一樣的外翻脫下。隔壁組的強大到連頭顱的皮也直接脫去。

 

  在剪開肌肉觀察內臟及血管時,不慎弄破了血管,造成血流成河。因此被隔壁組描述成「殺人魔的工作檯」。進行到了這個階段,就不會覺得噁心了。解剖刀也越用越上手,唯一比較需要忍受的只有死後仍然繼續跳動的心臟以及因為反射作用而抽動的後肢。

 

  接下來是把所有的臟器及肉盡量除去,然後拿去給助教用沸水快煮。這就是惡夢的開端了。因為根據台大的傳統,實驗後的殘骸快煮後必須打包回家,仔細去除肉及軟骨、骨髓,還得進行許多繁複的後續處理,然後重新將散亂的骨頭拼成骨骼模型。

 

  將牛蛙先生的殘骸帶回家時就引起了騷動。辛苦的將這些東西分類浸泡肥皂水,花上四五十分鐘剝去分離的肉及軟骨、韌帶,用注射針筒抽出惡臭的骨髓,用線串起分崩離析的脊椎骨,這些痛苦的步驟必須天天進行直到組織全都去除。接下來還必須浸泡雙氧水漂白,然後照著難懂的圖片拼裝,遺失的骨頭還要自己用紙黏土塑造,甚至還需標示骨頭的原文名稱!

 

  由於只要將這些東西拿到爸爸面前就會引起他的厭惡,我必須將散發著惡臭的骨頭加肥皂水的大大小小容器放在房間裡,隨時吸收這些氣味。而且最近的晚上我家附近不知哪來的一群青蛙總是在半夜來個盛大蛙鳴交響演奏,令我聯想起備受我折磨的青蛙先生以及在我房間裡浸泡著的蛙骨,雞皮疙瘩瞬間竄起。

 

  這樣的惡臭生活究竟何時才會結束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leslie 的頭像
blueleslie

藍色雷斯里的陰暗地下室

bluelesl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carpek
  • 不要泡肥皂水了!!

    用NaOH省時省力又不會臭
  • 安石
  • 借轉我的版喔!!
  • 小王子
  • 老鼠比較好玩說

    因為我們還會要幫它們剃毛
  • 阿輝^O^
  • 呵呵呵

    我來留言囉

    最近已經懶的寫網誌了= ="

    我又經過一個月沒寫網誌了> <

    之前我都沒留言

    但是我都有看你寫的歐^^